菜鸟钓鱼

前言

相传北美大陆水丰鱼多人少,国人多向往之。盼望来此享受鱼水之欢。俺亦不能免俗,来美即学模着上哪儿垂钓。上世纪某日于密歇根湖边钓得巨型鲤鱼一尾,兼且满腹鱼子。窃喜,自认可饱餐鱼排,兼尝家酿鱼子酱。喜滋滋提回家,乐呵呵摆开阵。对其洗、刮、剖、切、腌、晒、炸、烹全方位、多工序精细加工,然后依依不舍倒入垃圾桶中。你道咋地?原来这洋鱼和洋人一般,远看丰乳肥臀,赏心悦目;近尝满身狐臭,实难下咽。自此便对垂钓兴趣缺缺。

去夏,李同学乘领导回国腐败之际,暗与习、王等同学私通,驱车五小时至底特律垂钓。底特律南郊有一河连接伊利(Erie)和休伦(Huron)两大湖。初夏,河中挤满迁徙的鲈鱼。李同学归来吹嘘,钓得名曰白死(Bass)的鲈鱼无数。可惜势单力孤,无力全歼,相求我等帮吃几条。吃完之后,方知上当。原来这北美大陆除了有让人眼馋的白妞,还有让人嘴馋的白死。其色美、其肉嫩、其味鲜、其刺少。从此念念不忘,夜夜难眠。只盼来年能一亲芳泽。

谋钓

秋尽寒来,冬去花开。熬过漫漫长冬,送走匆匆短春;终于盼来又一个初夏,这正是白死迁徙的季节。多次催促李同学组团前往垂钓,无果。旁敲侧击方知,李同学自知难获领导批准,故不敢启齿申请垂钓。经我再三催促,便心生一计。何不诱小舅子胥同学提出垂钓请求?胥同学居处离底特律不远,诱他上钩当易如翻掌。如此一来,自己便由申请垂钓者摇身一变而成被迫垂钓者。李同学不愧为钓鱼专家,略施小计,领导便已上钩;催促李同学赶紧安排垂钓行程。李同学佯做慢不经心,暗地招兵买马。

去夏吃过李同学白死的个个嘴软;抑或表示定将加入垂钓队伍去围歼白死,抑或忏悔不该早已安排其它行程,只能深深祝愿早日凯旋,彼等便可继续白吃白死。队伍清点过后,决定将十来人的队伍分为三组,分由三位德高望众的垂钓专家,李同学、习同学和陈先生带队,分头挺进底特律。

李同学听过马三立老先生的钓鱼相声,不愿错过当天这拨白死。于是吩咐我等天亮起床,带足烧饼,八点出发,午后即可作业。哪知队中臧有奸细,将我方行军计划泄露出去。习同学乃渔场老手,哪肯轻易将这拨白死拱手相让。毅然决定抛妻弃子,轻装上阵;出发时间从中午大幅提早至七点。谍报传来,李同学见招接招、随机应变,密令我等三更造饭,四更出发。并重申纪律,再有泄密者,斩!

 

2

 

密令刚出,战况突变。白同学面临李同学去年同样的窘境:大小领导皆回国腐败,却将他弃之不顾。得知李同学要去垂钓,苦苦哀求,让带他同去耍耍。李同学悯其可怜,感同身受,更兼对自己垂钓技术信心满满,多带一只菜鸟又有何妨。

初钓

闲话少说,书归正传。周六从二更时分起我便持续不断对闹钟进行检查骚扰。闹钟实在无法忍受,终于在五点半敲响了钓鱼钟。稍事洗簌,略用膳食,便翘首以盼队伍到来。六点刚过,菜鸟级队员卢同学开着老爷车,与白同学一起前呼后拥,陪着李同学驾到。李同学专家派头十足,江湖经验丰富。担心老爷车半路趴窝,影响全盘计划,于是吩咐更换驾座。三只菜鸟又是一阵手忙脚乱,换成我家领导的宝马。

一路风弛电掣。中午时分便抵达码头。胥同学早已在此恭候多时,且携带雌性友人邢同学助阵。李同学不愧为专家,如何规划、怎样行军、哪里打尖、好土租船是样样精通,门门在行。五菜鸟佩服得二十五体投地。看李同学一路指挥若定,菜鸟们信心也开始无限膨涨。昨日还为带两只大骷髅(Cooler)忧心忡忡,担心空手而归无颜见家中领导。此刻深为当初对李同学的信心有所保留而无限惭愧。

就在众菜鸟跃跃欲试之际,新问题出现了。这里最大的渔船也只能乘坐五人。可李同学身后跟了五只菜鸟,大家都依赖专家,不愿离去。无奈,李同学只好大义灭亲,将与其关系最铁的卢菜鸟送至习同学麾下,让其代为关照。一波三折之后,终于可以去钓白死了。

李同学亲车熟路,加之船大力足,一眨眼便将习同学的队伍抛得无影无踪;迅速占领有利地形。众菜鸟抛锚甩钩,静候白死进入伏击圈。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鱼儿却不见踪影。李同学缓缓地道,・白死正在午睡,大家稍安勿躁。・嗯?北美的鱼儿怎有国人的习惯,还午睡?但我等菜鸟哪敢对专家的判断有任何怀疑。等吧,就当练习甩钩、抛锚。

时间一时一刻流逝,白死仍不上钩,倒是鱼钩被河底的・草鱼咬去不少。李同学轻轻地说,・今儿个周末,白死可能有点赖床。大家再候片刻・。专家之言果然不虚,四时三刻,邢菜鸟一声娇呼,一条白白胖胖的白死咬了钩。胥菜鸟两声惊叫,两条体态丰满的白死上了当。自此一发而不可收,邢、胥二菜钩下鱼上,忙得不亦乐乎。很快胥同学就不得不放弃自己的事业,当起了贤内助;专职服侍邢同学,给她取鱼上饵。就在邢、胥二菜在船尾一惊一乍、大呼小叫之际,船头龚、白二鸟却静如处子、鸦雀无声。巨大反差,令人咋咋称奇。原来这二鸟至此仍是只出不进;箱中鱼钩所剩无几,而骷髅之中却依然空空如也。李同学察觉气氛过于诡异,连忙解释道,・锚在船头。尔等逆水甩钩,鱼饵顺水而下,白死岂知是饵?故而久钓无获。他俩船尾甩钩,鱼饵逆水而行,白死不分真假,正是垂钓的最佳位置。・龚、白二鸟顿时恍然大悟,暗责李同学不早明言;却将钓鱼岛私相授受。巴结领导竟然到了这种无耻的地步,难怪官场如此腐败!不过此时无暇与李同学计较,连忙掉转枪口,将鱼饵甩向船尾,要从胥、邢二菜口中夺鱼。不久龚同学终有所获,钓得

 

3

 

体态娇小,身材苗条的白死数条。白同学也不甘寂寞,钓得秀气可爱,惹人怜闵的猫鱼一尾。众菜鸟微觉诧异,趋前近观。但见此鱼:身长三寸开外,比真鱼苗魁梧不少;体重半两有余,较假鱼饵丑陋很多。

此时邢、胥二菜钩钩无虚,竿竿有鱼,且条条白死膘肥体壮,体重或超一磅或过一斤。劳而无功的龚、白二鸟是满腹委屈倒不出。看那胥、邢二菜得意时打情骂俏,忘情时温柔相依。手气不佳的李专家无名之火无处发。但做为领导李同学深知稳定压倒一切。故只能强忍妒火,安抚我等道,・胥、邢二人所用鱼钩特殊,此乃白死上钩之关键。且看,当俺换上与彼同样鱼钩后,也开始有所斩获了。・可惜,在龚、白二菜眼中,李同学现在已迅速从专家蜕化为菜鸟。对他的马后炮更是充而不闻。可恨那胥、邢二菜竟然毫无眼色,时而高声喧哗,时而低声呻呤,越发嚣张狂妄。李同学忍无可忍,更担心我等仇富心起,闹出动乱,便吩咐收锚返航。

众菜鸟黯然上岸。习同学带领的队伍也随后返港。习同学果然非同凡响,半日工夫竟收获大半骷髅白死。就连卢菜鸟也是大有斩获,和胥、邢二菜所获相加不相上下。你看那卢菜鸟,一身酸气雄赳赳,满脸得意笑眯眯。近得前来,迫不急待问到,・尔等收获几何?・当得知我等几乎空手而归后,更是连声嘿嘿,难掩幸灾乐祸之色。非要打开骷髅瞧瞧。此刻我等恨不得钻进骷髅,闭门谢客。至此方知曹植的七步诗乃泣血而成:本是同车鸟,相讥何太急!倒是王同学有些不忍,面露怜悯之色。宽慰道,・没关系,明儿还有一拨白死。让习同学今晚给你们办一讲座,包你们明儿个赶得上。・

再钓

傍晚,众菜鸟弃李同学,而拥习专家去百肥(Buffet)吃自助餐。餐毕,习专家遂领众菜鸟扫荡沃尔玛,搜刮了所有他推荐的鱼饵、鱼钩和鱼坠。晚十点返回旅馆。习同学就在旅馆大厅开始了钓白死的技术讲坐。

原来这白死是食鱼动物。鱼饵甩出之后就要往回收线,让白死以为鱼饵是真鱼苗在游。白死一旦扑食,那就不死白不死,死了也是白死。钓者收线速度很讲究。太快,诱饵浮于水面,白死视而不见。太慢,诱饵沉入水底,钩住水草,那就只能钓草鱼了。收线快慢还要根据水流速度、鱼坠重量、气温高低、水底状态及时间地点来做适当调整。习专家再三忽悠,此技能否掌握精准,全靠尔等悟性。真是只可意会,不能言传,让众人顿感高深莫侧。习专家还解释为什么用白色软橡胶做的假鱼饵钓白死比真鱼苗好。真鱼苗上钩即死;而假鱼饵色彩亮丽,游动逼真,故更易引白死上钩。习同学理论联系实际、密切联系菜鸟,分析结合操作,声情并茂。众菜鸟听得如痴如醉。当真是听君一席话胜钓十次鱼啊!至此方信习同学才是真专家。李同学只算假大师。虽然对筹划、带路、开车、住店、掌舵、抛锚样样在行,却唯独对钓鱼所知有限。对于钓白死,最多能算一只大菜鸟。难以想象,当初我等恭维他专家时,他竟然好意思当仁不让。

听完讲座,大家重拾丧失怠尽的信心。各自回房,连夜按习专家的要求做饵、系钩。卢菜鸟这时才逮住机会和我等分享他今天的传奇经历。原来,卢菜鸟今天在习同学船上干

 

4

 

的是最脏、最累的苦力活,专管抛锚、起锚。专家们忙于自己钓鱼取鱼,无暇对他技术指导。但这如何难得倒高考状元。卢同学抛锚起锚之余,冷眼旁观,慎密思考,沉着应对,很快便破解其中奥妙,掌握个中诀窍,顿时鱼儿满骷髅。当晚卢同学更是对习专家的钓鱼小技提出了不少改进意见。我等不由感慨万千,这卢同学简直是彼得大帝转世。为学真本领,不惜低下他那高傲的头。卢同学在我等心中迅速由普通级菜鸟急窜为专家级菜鸟。在卢同学的精心指导下,大家忙至深夜,才欣然就寝。

昏昏睡至三更,忽然从恶梦中惊醒。梦中习同学、卢同学皆如李同学一样,全是冒牌专家。我等菜鸟再次劳而无功。大家惶恐不安,商议如何回家向领导交代。最后决定按马老先生的建议去鱼店・钓鱼。跑了几家鱼店后,发现这里卖的鱼全是切头去尾除刺,只卖中间的鱼肉,并无国内那样整条整条的鱼卖。怎样才能让领导相信,我等直接就从河里钓起了鱼肉呢?苦思无良策,急得陡然坐起,已是一身冷汗,再也无法入眠。

眼睁睁等到天亮,急吼吼冲至河边。这里已有数支垂钓队伍在排队上船,且皆操国语。此正验证了国人皆喜鱼水之欢的传说。白同学此时仍未从昨日对李同学的失望情绪中恢复过来,强烈要求去习同学船上见习。表示要向卢同学一样,从抛锚学起,力争取得更多钓鱼真经。卢同学欣然同意交换位置。今天他已心安理得取代李同学,处处以本船专家自居,开始对我等菜鸟指指点点。李同学昨日超常发挥出菜鸟水平,今天无奈只得退位,正式加入菜鸟队伍。胥、邢二位昨日是菜鸟中的战斗鸟,李菜鸟建议二让出船尾最佳位置。胥、邢二菜不屑一顾。・这是咋说?俺俩靠高技术吃饭,凭真本事钓鱼,于位置何干?且看咱今日再显神威,给尔等菜鸟开开眼界!・

座次排定,李菜鸟仍就操舵,风驰电掣来到一处开阔水面。此时朝阳初升,蓝蓝的天空中飘着几朵白云,空气中充满了浪漫的鱼腥。两岸绿树成荫,静静的水面上点缀着几艘帆船,河水里潜伏着美味的白死。我等无暇胡思乱想,匆匆换上昨晚准备好的鱼饵、鱼钩。船停甩钩,收线拉杆。卢菜鸟一声娇呼,一条白白胖胖的白死咬了钩。龚菜鸟两声惊叫,两条体态丰满的白死上了当。李菜鸟三声大笑,差点被鱼儿拉下水。胥菜鸟咳嗽连连,鱼钩咋也甩不到船尾。邢菜鸟娇笑喘喘,发现身边的专家是深潜的菜鸟。

不说胥、邢二菜在船头如何琢磨甩钩,单表李、卢、龚三鸟在船尾如何收鱼。只见这三只菜鸟甩钩收线,起竿取鱼。再甩再收,再收再甩。如此循环往复。大小白死争先恐后进入骷髅。一个小时很快就过去了。胥菜鸟也终于琢磨出如何将鱼钩甩至船尾,重展他昨日雄风。邢菜鸟媚眼频频,对他青睐有加。船仓内欢声笑语不断,众菜鸟手舞足蹈难停。

白死是越钓越多,快感却越来越少。众菜鸟渐渐多了几分不耐,汇集而成一个疑问。这是在钓鱼吗?好像是鱼儿自己送上门呢!如此简单重复而又毫无技术含量的劳动当真是有辱斯文。此时众菜鸟全然忘了昨日的窘境,俨然个个都是天生垂钓高手。大家很烦收一次竿只钓上一条鱼;不满足抛一次钩只钓上两条白死。开始琢磨如何能钓不同的鱼,如何能钓更大的鱼。

还没等大家琢磨出答案,日已过午。骷髅渐满,肚皮渐空。于是众菜鸟决定先上岸填肚皮,换骷髅。

 

5

 

三钓

匆匆用过带来的干粮,顺便腾出另一只骷髅。将装满白死的骷髅加冰冷冻,搬入车箱,就准备回船继续捞鱼。胥、邢二菜惦记着回家开店卖鱼,决定提前离开。我等很是依依不舍。大家都明白一个简单道理,男女搭配干活不累。更何况今天的白死经胥、邢二位医学专家临床解剖鉴定皆为雄性。现在船上所剩菜鸟也都为雄鸟,下午白死会不会继续上钩就没谱了。心中不由多了几分担忧。

早先声称两只骷髅装满之后就要提前打道回府的习专家这时仍然没走。而是又去商店购买了新的鱼饵,上船继续干活。这让众菜鸟有些意外。如此算来,难道习专家今天早上战果还不如我等菜鸟?要是像我等这般速度捞鱼,他该早已中饱骷髅。一念至此,不由得有些窃喜。不过情况不明之前不敢轻举妄动,去和老专家一比高下。还是先抓紧时间捞鱼要紧。

返回鱼船,此刻正是李菜鸟昨日所说白死午睡时间。但似乎今天白死都很兴奋,全无睡意。虽然我们捞鱼速度不如早上之快,但也从无间断。三杆无鱼立马转换阵地;换地之后则首杆必有收获。正悠哉乐哉间却发现习专家的渔船好似游魂野鬼,东游西荡,居无定所。高声询问,方知专家手气不佳,收获有限;而鱼饵、鱼钩倒是所剩无几。似乎在重蹈菜鸟们昨日的覆辙。得知此信,船内又是一阵欢呼。大家异口同声道,・切,什么菜鸟专家,这快就凹特了。真是数今日风流钓客,还看我昨日菜鸟!・于是乎,众菜鸟学战国五雄自封专家,相互称王。

终于,卢同学率先装满了第二只骷髅。显得无所事事。加之今日垂钓缺乏挑战,对他这种高智商菜鸟来说无疑是一种精神折磨。于是唠唠叨叨、叨叨唠唠要收竿回家。我等低智商菜鸟坚持再过两把赢,但习专家因收获甚微也决定撤退。无奈只得珊珊尾随专家船队撤出新开劈的渔场黄岩岛。

远远望着昨日趾高气昂的专家,今日收获竟然不如我等菜鸟,登时收起了对专家的全部敬畏之心;内心涌出一股莫名的兴奋。不觉手下用力,将油门拉到最大,一口气超过陈先生和习专家的船队。然后在专家眼前高速冲浪一周,完成了一个华丽大回转。向专家们展示真正的王者之风。李菜鸟觉得还不过隐,接过船舵,再冲一圈;卷起滔天巨浪,恶狠狠扑向习专家。卢菜鸟想起昨日在习专家船上被迫抛锚收锚的辛酸,也要来出这口鸟气。再次耀武扬威冲浪一圈。三圈过后尽开颜,众菜鸟这才扬眉吐气高歌返港。这真是,

世事朝夕变化大,

菜鸟转眼成专家;

一旦草鸡变凤凰,

伪善面具全撕下。

 

6

 

尾声

众菜鸟满载而归,非常兴奋。卢、李二鸟回程途中,异常繁忙。只听电话不断,但见短信频传。一会儿联系这家几时几刻前来拿鱼;一会儿呼叫那家何时何地前来分赃。隐隐闻得出发前还在牛村贴出内部通告;通知村民,他们即将出发垂钓;让想吃白死的报名。怪哉,卢、李二菜辛辛苦苦、忍辱负重钓来的白死为何要与他人分享呢?绞尽脑汁,似略有眉目。可是想,用饵钓鱼、用鱼钓名、用名钓利?难怪卢菜鸟能长期在牛村担任部长这个肥差;而李菜鸟也能占据牛村主任这个要职。一念至此,茅塞顿开,原来白死除了可做美食,还有如此妙用。于是乎断然决定,俺也要派发白死。不够,本专家现在隆重宣布,即刻挑选黄道吉日,开山立派,招收菜鸟,速成专家。来年带领徒子徒孙去钓白死。想要白吃白死的,赶紧招呼。本专家从即日起接受报名。

龚永平

二零一二年六月十七日